“好。”杨过点了点头,随即有些麻木的应声。跟着江晨一番杀戮,虽然江晨占了大头,但他也着实杀了不下两千余人,估计前半生加起来都没今夜一晚杀的人多。也是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算是明白过来,江晨缘何能够凭一己之力,杀破两路元蒙大军,黑衣修罗,果然非凡。

暗夜中,混乱的元蒙大营,两人借着夜色抽退,眼见就要冲出大营范围,就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突然蹿来几道人影,几个起落,已拦住去路,跟着鸣鸣之声大作,一个铜轮一个铁轮,齐奔二人拦截而来。

江晨、杨过二人眼见双轮飞来之势极为刚猛,不敢伸手去接,齐齐将头一低,铜铁双轮刚好自两人头上掠过,在空中打了一个转,回到了一个藏僧手中,那藏僧不是别人,正是二人的老对手:金轮法王!

“秃驴是你!”见得来人,江晨口中当即便是一声长啸,随之厉声喝问道:“郭襄呢?!”

“等老衲擒下你,你自然就能见到她了。”金轮法王一声冷哼,霎时,巍然身躯,宛若神龙巨象,散发出一股可怕的厚重气息。

与此同时,周遭冲出几道身影,赫然都是元蒙大军之中的顶尖高手,其中,尤以潇湘子和尹克西二人为最,将杨过和江晨二人围住。

但见白刃闪动,黄光耀眼,几人手中均已执了兵刃,法王所持是个金轮,尹克西手执一条镶珠嵌玉的黄金软鞭,潇湘子拿着一条哭丧棒模样的□棒,另几个元蒙高手,两个持刀,一个持剑,余下三个,却是三个空手的和尚。

“杨大哥,请你为我掠阵,我且与他们斗上一斗!”江晨见状,当即一声长啸,有手持剑,横空一划,逼退了金轮法王,随之翻手一掌,直劈潇湘子面门。

眼见着江晨来势生猛,潇湘子□棒一立,棒端向他掌心点来。江晨见□棒上白索缠绕,棒头拖着一条麻绳,便如是孝子手中所执的哭丧棒,心知他棒上暗藏剧毒,当下将手一番,一招空手入白刃,已抓住了尹克西的金鞭。

尹克西心下骇然,待要抖鞭回击,鞭梢已入敌手,当即顺着对方一扯之势,和身向江晨扑来,与此同时,左手中已多了一柄明晃晃的匕首,这一招以攻为守,乃是十八小擒拿手的绝招。

“好功夫。”江晨赞了一声,当下右手一翻,破金剑锋芒急转,直奔他左手斩去,尹克西满拟这一匕首刺出,敌人非放脱金鞭而闪避匕首不可,岂知对方出手狠辣,竟然要剁下他的左手。

就在这时,法王的金轮和潇湘子的□棒已同时攻到,江晨一扯金龙鞭不下,大喝一声,一股真气自金鞭上传了过去。尹克西胸口犹如被大铁锤重重一击,眼前金星乱舞,哇的一声,喷出一口鲜血。江晨已放脱金鞭,回手招架。尹克西自知受伤不轻,慢慢退开,在地下盘膝而坐,气运丹田,忍住鲜血不再喷出。

金轮法王与潇湘子二人眼见着江晨一上手就将尹克西打伤,不由得为之大骇,当下联手进退,与江晨激斗起来。